西上海存货数据披露造假收入三连降,实控人曾涉嫌行贿 817 万元
财经参考 王东升 欧阳雪 2020-11-26

近日,西上海汽车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西上海”)IPO 获取了发行批文。公司将于12月2日进行新股申购,此次预计募集资金 4.98 亿元,用于乘用车立体智能分拨中心(立体库)扩建项目。

财经参考注意到,西上海谋划上市已超 10 年。资料显示,西上海原本仅为西上海集团二级控股子公司,主要负责对西上海集团相关三级企业履行管理职能。但在 2007 年被委于重任,西上海集团决定将下属汽车物流和零部件制造相关业务和资产整合至公司从而实现上市。

2007 年起,西上海有限(公司前身)开始进行资产重组,陆续收购上海广安 100%股权、烟台西上海 50%股权、芜湖西上海 100%股权、上海广奔 60% 股权、上海延鑫汽配 70%股权、上海桑发汽配 100%股权和烟台通鑫 35%股权, 形成汽车物流及汽车零部件制造两大主营业务。2008 年 9 月,西上海有限整体变更股份公司。

等待了近 8 年,2016 6 月,西上海正式提交了上市申请并首次披露了招股书,但不久便撤回了材料,之后便沉寂了三年。在公司二次申报 IPO 的最新反馈意见中,监管层要求说明上次撤回的原因,但最新披露的招股书对此却缄默不语。外界猜测,或与实控人曹抗美卷入的“原上海市长宁区区长李耀新受贿案” 有关。

高度依赖上汽集团,资产被贱卖营收持续下滑

背靠大树好乘凉。财经参考发现,西上海高度依赖上汽集团创收。

汽车物流业务方面,2017-2019 年,公司对上汽集团销售收入分别为 29,090.32 万元、32,211.13 万元和 27,698.76 万元,占该业务的整个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50.98%、54.58% 50.79%,远大于同期第二客户的销售。公司对第二客户广汽本田及子公司的销售比例分别为 22.16%、23.13% 26.26%。

在汽车零部件制造业务方面, 西上海对上汽集团的销售依赖更大。2017-2019 年,公司对上汽集团的销售额分别为 54,236.23 万元、55,015.91 万元、57,327.37 万元,占该业务整个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9.25%、85.30% 88.51%,占比逐年攀升,而该业务公司对第二客户上海银硕润滑油有限公司的销售占比分别仅有 2.51%、2.85%和 2.75%,差距悬殊。

上述两项合计,报告期内,公司对上汽集团的销售收入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 66.40%、70.62%和 71.27%,对单一客户的销售占比持续超过 50%,如公司与上汽集团的销售出现较大幅度下降亦或合作出现变故,将对公司形成重大不利影响。


财经参考注意到,公司还曾为给上汽通用在烟台的 PDC 零部件仓储配送中心提供仓库,专门设立了子公司烟台西上海为其提供租赁服务,但随着其烟台PDC 搬迁至上汽通用东岳汽车有限公司自有仓库,公司处置了烟台西上海股权, 将全部股权以 3,236.80 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同一控制下的上海西上海集团置业有限公司。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而被“贱卖”后的烟台西上海的一块地皮在 2019 7 月就给关联方上海西上海集团置业带来了 46,254.00 万元的收入,4 年间,仅此一项,就较当初3,236.80 万元的收购价增加了 13 倍多。我们不禁要问,西上海的独立性是否存在?其资产是否存在被股东和关联方侵吞。

受宏观经济及相关政策影响,国内汽车市场在经历长期增长后,于 2018 下半年开始下滑。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国内汽车累计产量和销量分别为2,572.10 万辆和 2,576.90 万辆,同比下滑 7.51%和 8.23%。

受此影响,西上海的收入也是“王二小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数据显示, 2017-2019 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128,672.04 万元、127,973.27 元和 122,253.44 万元。

不过,公司的利润变动趋势和营收却不一致。招股书显示,2017-2019 年, 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 9,949.16 万元、10,081.31 万元和 10,395.62 万元,不断上升;而代表公司盈利能力的毛利率几乎变化,分别为 18.78%、18.84%和19.58%。

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营业收入收入为:48,008.99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 18.16%,而公司预计 2020 年度实现销售收入 110,000 万元~120,000 万元,同比下降 1.84%~10.02%。

三年库存商品出现近亿元差异,1.07 亿元原材料不翼而飞

财经参考根据公司零部件制造业产销情况核算出来的存货数据,与公司披露的存货数据存在较大“出入”。

招股书显示,西上海零部件制造业务种类有包覆件和涂装件两类。数据显示, 2017-2019 年,西上海包覆件的产量分别为 1055 件、1006 万件和 831 万件,其销售量分别为 1053 万件、1020 万件和 995 万件,产量和销量均下滑,根据产量和销量之差,可以得出 2017-2019 年各年新增库存数量分别为 2 万件、-14万件和-164 万件。


同期,公司涂装件的产量分别为 1299 万件、847 万件和 356 万件,销量分别为 1249 万件、878 万件和 410 万件,产量和销量均出现快速下滑,各年新增库存数量分别为 50 万件、-31 万件和-54 万件。

招股书显示,2017-2019 年,公司包覆件单位成本分别为40.74 /件、43.32/件和 46.77 /件;涂装件单位成本分别为 9.56 /件、10.27 /件和 15.11 元/件。

那么,2017-2019 年,西上海包覆件各年新增库存金额分别约为 81.48 元、-606.48 万元和-7,670.28 万元;涂装件各年新增库存金额分别约为 478 元、-318.37 万元和-815.94 万元;则 2017-2019 年,公司产品新增库存金额分别为 559.48 万元、-924.85 万元和-8,486.22 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而招股书披露,公司存货均为零部件制造业务形成。2016-2019 年,公司库存商品分别为 994.59 万元、1,418.30 万元、1,439.58 万元和 1,718.22 万元, 2017-2019 年,公司库存商品较上一年新增库存的金额分别为 423.71 万元、21.28 万元和 278.64 万元,与上述根据产销勾稽出每年新增库存金额分别相差135.77 万元、946.13 万元和 8,764.86 万元, 即三年库存商品新增额相差9,846.76 万元。



存货中,除库存数据出现异常外,西上海的原材料的采购、使用与库存也存在异常。财经参考深入分析其数据间的勾稽关系,发现也并不匹配。

招股书显示,公司零部件产品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包括面料、注塑件、塑料粒子、胶水和油漆等,其中面料原料主要为牛皮、人造皮革和织物。

报告期内,公司零部件原材料采购金额分别为 48,057.17 万元、48,129.89万元和 49,172.82 万元。

一般而言,材料等采购经过生产经营之后,完成产品销售确认的部分会被结转于营业成本,其余的会留在存货当中。

2017-2019 年,公司用于生产和销售所需的原材料体现在主营业务成本之中的直接材料金额分别为 46,515.87 万元,44,766.75 万元和 42,946.54 万元, 占整个主营成本的比例为 81.25%、80.64%、79.72%。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采购与耗用之差即为每年原材料新增之额。由上述采购和耗用的数据可知, 2017-2019 年,公司各年原材料新增金额分别为 1,541.3 万元、3,363.14 万元

6,226.28 万元。

那么,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报告期各期末的原材料库存数据,各期之差得出的各期新增原材料数据是否与上述数据一致呢?

招股书显示,公司存货均为零部件制造业务形成,主要包括原材料、在产品、库存商品等。

两次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2019 年,公司的原材料存货为 1,860.24 万元、1,577.93 万元、1,450.34 万元和 1,892.28 万元;通过当期与上期之间的差额可

得出,报告期内的 2017 年、2018 年和 2019 年原材料库存分别较上年增加了-282.31 万元、-127.59 万元和 441.94 万元。


同时,存货之中还有在产品和库存商品,该两种项目中均含有一定的原材料库存成本。数据显示,2016-2019 年,公司的库存商品金额分别为 994.59 元、1,418.30 万元、1,439.58 万元和 1,718.22 万元,在产品库存金额分别 679.88 万元、315.12 万元、310.10 万元和 378.4 万元。2016-2019 年,这两种存货合计金额分别为 1,647.47 万元、1,753.42 万元、1,749.68 万元和 2,096.62 元。2017-2019 年,该两项存货合计分别较上年增加了 105.95 万元、-3.74 元、346.94 万元。按照各年度上述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测算(主营业务成本结构与产品生产成本结构差不多),各年度增加的产品存货中较上年增加的原材料成本额分别为 86.08 万元、-3.02 万元和 276.58 万元。

综和原材料和其他项目库存所含的原材料成本可得,2017-2019 年,公司原材料的存货合计增加额为-196.23 万元、-130.61 万元和 718.52 万元。而这组项数据与上述根据采购与成本耗用勾稽得出库存数据分别少了 1,737.53 元、3,493.75 万元和 5,507.76 万元,差额较大。即三年下来,公司共有 10,739.04 万元的原材料存货不知所踪。

上环保黑榜、死亡事故、涉嫌行贿曝内控不足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西上海共受到 6 起行政处罚,主要是涉及道路经营、

安全隐患和税务的违规,被处罚款 3.88 万元,但近年来,公司还存在其他较大的违规。

据天眼查显示,2015 1 26,西上海全资子公司上海延鑫汽车座椅配件有限公司因违反建设项目“三同时”及验收制度被上海市嘉定区环保局处于责令停止生产或使用,并处罚款的行政处罚。2014 年 5 月 14 日,在西上海全资子公司上海西上海墨宝进出口货物储运中心有限公司的仓库内,发生一起起重机械事故,事故造成 1 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 90 万余元。2014 10 月,上海市嘉定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就该事件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向上海西上海墨宝进出口货物储运中心有限公司出具了决定文书号为 2520140072 的行政处罚,并向其处 10 万元的罚款。

更让西上海处于舆论风口的是,公司实控人曹抗美曾卷入“原长宁区区长李耀新的贪腐案”。相关媒体戏称,李耀新就是被“老铁”曹抗美拉下水的厅官。公开资料显示,曹抗美是为李耀新提供资金最多的一个,高达 817 万元,同时也是涉嫌行贿最长的一个,几乎涵盖了李耀新受贿的 16 年。

2018 年 2 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由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号为2017) 02 刑初 50 号的李耀新受贿一审一案。据显示,2000 年至 2016 年,被告人李耀新利用担任原市发展计划委产业发展处处长、嘉定区政府副区长、长宁区政府区长、市经信委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西上海集团投资经营上海二手车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手车交易中心,原名上海二手车交易市场有限公司)、集团改制、收回欠款、扩征土地等提供帮助。其间,李耀新先后多次收受西上海集团董事长曹某给予的贿赂合计 817 万元。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

财经参考注意到,该案的公诉机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最后法院判定,李耀新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受贿金额高达 1,322 万元,其中,就包括曹抗美为其提供的 817 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和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检察院均为曹抗美、潘厚丰及西上海集团提供了无行贿等犯罪记录和判刑处罚记录。那么, 究竟真相如何?

招股书披露,2017-2019 年,公司用于业务招待费用金额的分别高达626.25万元、595.34 万元和 589.31 万元,这每年达数百万元的招待费最后流向哪儿呢?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