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仪科技财务数据勾稽异常,销售数据疑似杜撰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20-05-07

日前,主要从事环保在线监测仪器、检漏仪器、实验室分析仪器、电子测量仪器等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技术服务的安徽省(简称“皖仪科技”)通过了上交所科创板的审议。公司此次公开发行不超过3334万股,募集资金约2.56亿元。

财经参考发现,皖仪科技在营收、产销存数据存在异常,不符合财务勾稽基本原理,存在虚增或造假的嫌疑,公司两年约1.6亿元的收入得不到相关数据的支撑。同时,公司将联赢激光列入2019年项目总包商的第一客户,但同期联赢激光的前五采购商中并没有皖仪科技。

两年涉嫌虚增收入合计1.6亿元

招股书显示,2018年,皖仪科技取得了32,646.73万元的营业收入,根据其主要产品前4个月计征17%8个月计征16%的增值税据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关于调整增值税税率的通知》,公司自201851日起,原适用17%的税率调整为16%推算出这一年含税营业收入37,978.92万元。从财务勾稽角度分析,该规模营收必然对应着大致相当的现金流量流入或者新增相近规模的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2018年,皖仪科技“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26,030.3万元,同时,预收款项新增了594.77万元,由此可推算出,与这年营业收入相关的收到的现金流入实际上为25,435.53万元。以该数据与含税营业收入勾稽,得出12,543.39万元没有获得现金流入需形成一定的经营性债权,在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该年新增的应收(含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应收款项融资等)。

数据显示2018年末公司的应收票据为3,370.16万元、应收账款为9,346.49万元、坏账准备1,838.18万元,合计金额14,554.83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的同类项目合计新增了5,447.82万元,显然,这一结果与12,543.39万元理论新增债权相比,7,095.57万元由此也可得出皖仪科技2018年存在7,095.57万元含税营业收入来源不明现象。

2018年类似,皖仪科技2019年的营业收入也存在大幅虚增的嫌疑。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为40,903.4万元,根据,根据其主要产品前3个月计征16%,后9个月计征13%的增值税(据根据财政部、税务总局、海关总署联合发布的《关于深化增值税改革有关政策的公告》,公司自2019年4月1日起,原适用16%的税率调整为13%),可推算出这一年含税营业收入为46,527.62万元。

2019年,公司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2,371.15万元,预收款项增加405.87万元,则实际流入的现金为31,965.28万元,与上述含税收入勾稽可推算出有14,562.34万元含税营收是未收到现金的,理论上这需要形成相应金额的债权。可事实上,2019年末的应收比上一年新增了5,546.78万元。这意味着,披露的新增债权比勾稽得出的新增债权少了9,015.56万元,那么,2019年公司存在9,015.56万元的含税收入来源不明的

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销售收入最终只可能体现在两个方面,要么实际收到销售货款、体现在现金流当中,要么赊销、体现在应收账款当中,当然对于部分公司而言,存在银行汇票背书用于采购支付这种特殊情况,但是皖仪科技并未披露这种情形。

产销存数据存疑

皖仪科技的主要产品为环保在线监测仪器、检漏仪器、实验室分析仪器和电子测量仪器四类,由于各类商品每年产销率均为达到100%,所以每年会新增一定的库存商品。

根据2017-2019年公司四类产品的产量和销量,可得出2017环保在线监测仪器、检漏仪器、实验室分析仪器和电子测量仪器的库存商品净增加量分别为711套、119套、11套和78套;2018年上述四类产品产品库存商品净增加量分别为40套、-101套、5套和71套;2019年上述产品库存商品净增加量分别为89套、39套、17套和2套。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根据2017-2019年公司四类产品的产量和销量,可得出2017环保在线监测仪器、检漏仪器、实验室分析仪器和电子测量仪器的库存商品净增加量分别为711套、119套、11套和78套;2018年上述四类产品产品库存商品净增加量分别为40套、-101套、5套和71套;2019年上述产品库存商品净增加量分别为89套、39套、17套和2套。

数据显示,公司2017年环保在线监测仪器每台为77,151.15元,该产品的毛利率为50.63%,则该产品单位成本为每台38,089.53元,根据2017年711套的库存增加量而计算出该产品新增库存额为2,708.17万元;同样的逻辑,可测算出2017年,检漏仪器的新增库存额为644.54万元,实验室分析仪器新增库存额为45.54万元,电子测量仪器新增库存额为113.26万元,则综合2017年四类主要产品新增库存总额为3,511.51万元。

同样,根据2018年、2019年上述产品的新增库存量、售价和毛利率得出的单位成本,可测算出2018年、2019年产品新增库存额分别为-365.41万元、656.19万元。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9年,皖仪科技的库存数据余额(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分别为3,076.87万元、6,959.14万元、6,700.98万元和7,380.96万元,其中,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分别较上一年增加了3,882.27万元、-258.16万元和679.98万元,与上述根据产销得出的库存增加值存在显著差异。

经营规模行内垫底,客户资源弱势重要客户销售数据涉嫌造假

从披露的数据来看,同行上市企业营收规模多数在10亿以上,聚光科技更是达到了40亿营收规模,但皖仪科技的营收规模仅有4亿左右,员工数量约900人左右,在同行上市企业均处于垫底水平。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另外,从公司的客户群体来看,优质度显然不及同行。同行上市企业多数为政府或政府相关的企事业单位,较为稳定,而同为主营环保设备的皖仪科技基本上没有政府或者政府相关单位,多数为中小企业,且销售较为分散。2017-2019年,公司的前五贸易商客户中,除长春市达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出现两次外,其他均是不同的新面孔,且销售占比多数在2%以下,贸易商客户中,单一客户占比最高的为深圳市盖洛奇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下称“盖洛奇”),公司对该企业在2017年占皖仪科技营业收入的6.39%,当年的销售金额为1812.39万元。

      不过,公司对盖洛奇的销售却受到了多方质疑。招股书显示,2017年,公司向其销售真空箱检漏仪1,812.39万元,但截至2019年末,公司仍存在对盖洛奇278.09万元未能完成回款及892.43万元的应收票据,即涉及欠款金额高达1170.52万元 。

另外,皖仪科技通过盖洛奇的销售最终客户为银隆新能,而自2018年以来,银隆新能就陷入拖欠货款、骗补、停工、裁员等负面消息的旋涡之中。

公开信息显示,盖洛奇成立于2011年,但截至到2018年末该公司的实缴资本仍然为零,社保缴纳人数仅为3人。不仅如此,这家客户在2018年12月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原因被列入到经营异常名目。

同时,公司前五贸易商客户中,还存在多家成立时间较晚,社保缴纳为0的公司,如2019年前五贸易商客户中,净山环保成立于2019年01月16日,公司参加社保人数只有1人,实缴出资额则未披露;碧霞环保则是成立于2017年10月27日,公司实缴出资额却为0万元;绿盈环保成立于2018年03月29日,实缴出资额却为0万元,而且参加社保人数为0;碧水源环保成立于2016年8月,实缴出资额却未披露,而且参加社保人数为0。

财经参考发现,公司的2019年项目总包商客户或涉嫌虚假披露。招股书显示,2019年,公司的第一项目总包商为深圳市联赢激光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对其销售额为1,052.59万元,占比为2.57%。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但奇怪的是,已在科创板注册生效的联赢激光在其披露的最新注册稿中显示,2019年,其前五供应商为阿帕奇、鑫顺赢科技、重黎科技、润建电气和通快科技等,从皖仪科技披露的对联赢激光的销售额来说理应排在第二供应商,但其前五供应商中并无皖仪科技的身影。

资料图来源联赢激光注册稿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