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在线财务数据异常,实控人卷入腾讯万勇受贿案
财经参考 王东升 欧阳雪 2020-04-30

       时隔两年多,首度IPO被否的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地在线”)再次卷土重来。29日,天地在线二度IPO获通过。

据了解,公司此次募集资金5.43亿元,其中,用于7000万元用于购买房产。财经参考发现,此次募资额较上次募资4.73亿元增加了0.7亿元,而一同发生变化的还有对2016年营收、利润等财务数据的更改,但蹊跷的是,2016营收数据虽两次披露不同,而与之相关的现金流和债权中的应收却惊现一致。

另外,天地在线高度依赖腾讯、360等供应商,话语权较低,大量的预付账款占据了公司的流动资金,使公司经营中的流动资金紧缺。在IPO申报期间,实控人信意安还卷入了第一客户腾讯万勇的受贿案件中,向其送现金达75万元。

两次披露同期营收不一致现金流和应收却一致,难逃造假之嫌

这已是天地在线第二次闯关IPO,2017年3月,公司首次报送上市申请材料并于2017年9月更新了招股书,但在两个月后的首度上会中却不幸折戟。两年后,天地在线再度谋划IPO上市,于2019年4月重新披露了申请材料,并于2019年10月更新了招股书。

财经参考对比了2019年10月(以下称新招股书)和2017年9月公司首次上会前的招股书(以下称旧招股书),发现内有蹊跷。

旧招股书显示,2016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为99,595.87万元;同期净利润为4,929.48万元。而新招股书却显示2016年的营收和净利分别为96,232.94万元和4,756.75万元,分别相差了3,362.93万元、172.73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我们知道,营收主要通过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和经营债权中应收中体现,如营收发生变化,则与之相关的现金流入和应收也应发生变化。

而有悖会计准则的是,天地在线对于同期2016年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和应收(含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或无应收票据项目均未披露)的两次披露却意外的相同。均显示分别为110,638.21万元、1,282.69万元。同时,两次披露2016年的预收款项也均为17,806.99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那么,到底这两次披露的营收数据差异从何而来?如无合理解释,则天地在线信披数据涉嫌造假。

财经参考注意到,天地在线两次披露2016年的客户数据也存在差异。旧招股书显示,2016年,公司对前五客户的销售额为9,135.1万元,占比为9.18%,而新招股书显示对前五客户的销售额为7,508.61万元,占比为7.81%。

前五客户名单中,旧招股书显示该年度第二客户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但在新招股书中该客户却神秘消失了,新增了个人客户郭怀斌为第五客户,对其销售金额为938.47万元。

客户分散,对腾讯、360供应商存重大依赖

公开资料显示,天地在线成立于2005年,专注于为客户提供互联网综合营销服务及企业级SaaS营销服务,2016年至2019年1-6月报告期,天地在线实现营收9.62亿元、15.29亿元、23.45亿元和10.2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756.75万元、6,306.21万元、8,587.27万元和3,408.49万元。

不过,公司要取得上述业绩并不简单。报告期内,公司服务客户家数分别高达3.0万家、3.3万家、2.8万家和1.6万家,客户较为分散。而这,想要核实公司财务的真实性也变的异常困难。

同时,这些小广告主受宏观经济、行业政策等影响较大,其广告投放预算存在一定的波动。如果公司大量客户减少广告投放,可能对公司的业务产生不利影响。而大量不具声色的分散客户也不利于天地在线品牌的提升和知名度的扩大。

此外,由于客户属性,天地在线还存在大量的第三方回款。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第三方回款金额分别为37,302.71万元、23,390.32万元、8,927.60万元和2,329.42万元,占比分别为36.57%、14.43%、3.59%和2.14%,一度曾高达近4成,这也是首次上会中发审委高度关注的问题。

财经参考发现,公司的前五客户中,不乏有经营规模较小的个体户。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第一客户乐平市兴泰隆皮具商行便是其中之一,资料显示,这家个体户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仅2万,2018年、2019年1-6月,公司对其销售却分别高达1.09亿、1.99亿。同时,前五客户中还出现了李云鹏、郭怀斌两名个人客户,公司对其销售金额分别为4,036.58万元、938.47万元。

与客户分散形成反差的是,天地在线供应商的高度集中。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供应商采购付款金额分别为83,915.25万元、141,071.21万元、222,519.40万元和82,475.63万元,占采购付款总额的比重分别为 95.94%、99.00%、97.86% 83.87%,占比较高。

前五客户中,天地在线又较大程度地依赖腾讯、360两大供应商,公司7成以上的采购来自于上述两家公司。报告期内,公司对腾讯的采购额分别为21,038.41万元、65,755.47万元、142,198.11万元和42,773.36万元,占比分别为24.05%、46.15%、62.54%和43.5%,采购额和占比均呈现上升趋势。同期,公司对360的采购分别为43,664.23万元、46,132.81万元、60,387.38万元和30,882.49万元,占比分别为49.92%、32.38%、26.56%和31.40%,稳中有升。

然而,由于供应商集中且话语权较低,使天地在线在采购中提前预付了大量款项,报告期内,公司预付款项金额分别高达1.8亿、2.44亿、3.89亿和4.15亿,约8成预付给了腾讯、360两大供应商。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天地在线在客户中也偏弱势,使得公司的预收款项并没有跟上其预付款项的增长速度。为此,公司的现金流大幅承压。数据显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881.23万元、126.8万元、1,329.99万元和-702.81万元,现金流不断恶化,大幅低于同期净利。

重要股东遭监管重罚,实控人涉嫌行贿

天地在线是名副其实的“夫妻店”,招股书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信意安、陈洪霞持夫妇,双方共控股公司72.59%的股份,其中,信意安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洪霞为公司的董事兼市场总监。

资料显示,天地在线最早由陈洪霞和王树芳创立,双方分别出资47.5万元和2.5万元,各占95%、5%的出资比例。2013年信意安才开始加入,而和信意安一起加入的还有投行大佬赵建光。

2013年7月,赵建光因看好互联网精准营销行业发展前景,作为财务投资

人入股了天地广告(公司前身),其分别受让了陈红霞、王树芳各2.5万元的出资额,同时,信意安受让了陈洪霞60 万元出资额,本次股权转让后,王树芳退出了天地广告。需注意的是,赵建光为何能以1元/出资额的价格受让上述股权,而王树芳却在无任何溢价中转出?公司对此称由经营规模小,盈利能力低所致。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此后,赵建光又参与了公司数次增资,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赵建光持有公司309.02万股,持股比例为6.37%,为公司第四大股东。

不过,重要股东赵建光却给公司IPO申报平添了几分波澜。2018年5月,江苏证监局公布关于对赵建光及其关联人士等9名责任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认为,赵建光等9名责任人员作为一致行动人在2017年12月中旬增持药石科技股份达到5%时,未履行报告和信息披露义务,且在限制交易期内继续增持,违反了《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资料图来源江苏证监

      被同时出具警示函的除了赵建光外,还有建元博一、建元泓赓、建元鑫铂等由赵建光管理的几家合伙企业,而这三家私募机构分别位列天地在线第12、14、15位股东,包括赵建光分别持有天地在线1%、0.93%、0.39%的股份。

报告期内,除上述股东违规外,公司实控人信意安也给此次IPO添加了一些困扰。据裁判文书网发布的案号为(2017)沪0104刑初890号、案件为《万勇、金某某职务侵占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万勇犯职务侵占罪,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两罪并罚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十五万元。金某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上述两人事发前均为腾讯员工,2014年2月,万勇入职腾讯公司,先后担任该公司SNG社交网络事业群企业产品部渠道销售中心副总监、总监,全面负责对企业QQ产品经销商的监督、管理工作。2013年3月,金某某入职腾讯公司,担任该公司SNG社交网络事业群企业产品部渠道销售中心渠道支持组组长,直接向万勇报告工作,具体负责对经销商的培训,协助制定、执行公司对经销商的激励制度等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天地在线的实控人信意安也参与其中。据案件显示,万勇先后收受了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有限公司、北京广联先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单位负责人信某给予的75万元现金。

资料图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招股书显示对参与上述受贿案表示承认,并称信意安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刑侦调查被免于追究法律责任,不会对此次上市构成障碍。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