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佳牧业疑似造假,每羽活禽屠宰后竟与“生前”重量一致
财经参考 王东升,欧阳雪 2020-04-14

与万福生科同属湖南常德市的湘佳牧业,正在磨刀霍霍,冲向资本市场。招股书显示,公司此次募集资金约6.46亿元,其中,1.7亿元用来偿还银行贷款,7,000万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需注意的是,公司并不差钱,资金较为充裕。截至2019年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为19,194.3万元,全部存于银行躺着“睡觉”,流动资金方面,公司的现金流净额为30,246.5万元,而公司的借款为16,189.3万元,其中,短期借款为5,700万元,长期借款9,786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703.3万元。

财经参考发现,湘佳牧业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代养和外采,来自自养的收入不到三分之一。2019年,公司的自养收入为61,770.53万元,约占整个营收的比例为32.89%。不过,湘佳牧业所需的税收成本却出奇的低,2019年,公司营收近18.78亿元,支付的各项税费仅659.1万元,在营收同比增长24%的情形下,税费较2018年的663.36万元还出现下降。

涉嫌虚增营收,近5亿收入成“无源之水”

2017-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15,415.51万元、151,411.83万元和187,786.02万元,营收逐年显著增长,可这增长的数据是否真实可靠?

依据一般财务勾稽原理,与这个规模含税收入相匹配的必然有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新增相同规模的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体现。

2017年,公司不含税营业收入为115,415.51万元,其中,活禽和冰鲜自养收入合计为24,312.43万元,其余为代养、外采和其他收入。按照国家规定,农业生产者销售的自产农产品免征增值税,根据自养收入零增值税,其他收入17%的增值税税率,2017年,公司的含税收入为130,903.03万元。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14,183.8万元,同时,2017年末的预收款项为246.06万元,较2016年末的205.41万元增加了40.65万元,剔除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7年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金额为114,143.15万元。与含税收入勾稽,则有16,759.88万元的含税收入因未收到现金流入从而形成了新增债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湘佳牧业资产表显示,公司2017年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10,025.66万元,较2016年的8,052.05万元新增了1,973.61万元。而这一数据相比上述勾稽得出数据相差了14,786.27万元,差异较大。同时,招股书披露公司无质押、背书或贴现的应收票据等,这一结果说明,2017年公司14,786.27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成了“无源之水”,存在虚增嫌疑。

同样的逻辑,2018年,不含税营业收入为151,411.83万元,其中,自养收入为42,647.92万元,其余为代养、外采及其他收入。因2018年5月起,增值税税率由17%下调至16%,按照自养收入零税率,其他收入前四个月三分之一收入按17%税率,后八个月三分之二16%税率核算,2018年的含税收入为169,172.98万元。

公司现金流量表显示,2018年,公司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47,803.16万元,剔除预收款项影响,2018年实际流入现金为147,782.28万元。与含税收入勾稽,2018年,新增债权为21,369.82万元。而公司2018年末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14,250.62万元,较2017年末增加了4,244.96万元,同时,2018年无质押、背书或贴现的应收票据;即2018年新增债权为4,244.96万元。与勾稽所得数据相差17,124.86万元。这意味着,该年度17,124.86万元的含税收入无相关数据支持,存在虚增嫌疑。

同样,根据财务勾稽原理,2019年也存在16,282.42万元的含税收入即未在体现在流入的现金中,也未在体现在相应的新增债权中。三年下来,共48,193.55万元的含税收入得不到相关数据的支持,存在虚增之嫌。

代养户和退养户数据发生“冲突”,活禽宰杀成冰鲜后竟重量相同

代养模式是畜禽养殖行业中普遍采取的模式,湘佳牧业近半收入来自于代养。2017年、2018年、2019年的代养户数量分别为857户、788户和778户,逐年减少;但代养户出栏量却逐年攀升,分别为2,764.73万羽、2,867.26万羽和2,908.8万羽。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同时,由于环保政策被划入禁养区,因土地被征收,以及代养户因另谋其他职业、已将场地租用给他人或代养户死亡等自身原因而每年出现一些退养户,报告期各期,公司代养户退户数量分别为117户、134户和143户,2018年、2019年出现退户的数量分别为17户、9户。照此退户数量,与上述各期末代养户数量存在矛盾。

按照2017年代末代养户857户,2018年退户17户计算,2018年末,公司的代养户数量应为840户,与披露的788户相差52户,差异较大,同样2019年也相差1户。那么,是报告期各期末代养户数据披露不实还是退养户数量在说谎?

另外,据活禽的销售数据和冰鲜禽肉屠宰、销售数据竟能推断出每羽活禽宰杀后与“生前”的重量一致。以2019年为例,数据显示,该年度活禽销售数量为2,776.29万羽,销售数量为48,032.85吨,折合一万羽活禽的重量为17.301吨,每羽活禽的重量约为1.73千克,约3.46斤。

招股书显示,公司冰鲜是指把活禽宰杀加工后冰冻的产品。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屠宰了1,661.48万羽,冰鲜禽肉屠宰产量为28,752.98吨,折合一万羽被屠宰成冰鲜的重量为17.306吨,每羽屠宰后成冰鲜的重量约为1.73千克,约3.46斤,与每羽活禽重要竟然惊现一致。

稍有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每只活禽屠宰去掉羽毛、内脏等不能食用的部分后,较活禽会减少一定重量,不可能与其重量一致,这简直是在侮辱投资者的智商。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最新活禽出栏量占比近20%未取得排污证,多次出现食品安全问题

2017年8月,彼时的环境保护部(现为生态环境部)发布文件,将畜牧养殖业列为重点实施排污许可管理的行业,实施时限为2019年。湘佳牧业正符合排污许可重点管理企业的条件。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湘佳牧业存在15个自养养殖场未取得排污证,其中,8家因国家环保政策原因尚未取得排污许可证,7家无法续办。

2017-2019年,公司未取得排污许可证种鸡产蛋量为2,445.75万枚、3,056.55万枚和3,081.4万枚,占中禽产蛋总量的比例分别为45.82%、51.02%和59.53%,无论是数量还是占比均逐年上升。同期商品鸡出栏量分别为352.78万羽、670.76万羽和816.78万羽,占活禽出栏总量的比例分别为9.35%、15.87%和18.21%,均出现逐年上升。

同时,报告期内,湘佳牧业自有养殖场种鸡二场于2018年7月因被划入禁养区而被关停。2017年11月和2018年7月,公司部分代养户因其养殖所在区域被划入禁养区而停止养殖,共计35户代养户。

财经参考注意到,湘佳牧业还因食品质量问题屡遭曝光。据不完统计,报告期内,公司5次被查出产品不合格。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另外,湘佳牧业还向问题供应商大量采购。招股书显示,2019年,公司高密市南洋食品有限公司采购了13,493.03万元的鸡分割品,据天眼查显示,这家2019年位列湘佳牧业第一供应商的公司近年来多次出现超标排放被当地环保局处罚。最近一次,2019年12月12日,该公司因氨氮在线数据日均值超过《污水排入城市下水道水质标准》中规定的氨氮排放标准(45mg/L)的0.18倍,被高密市环保局出具了高环罚[2019]3108的处罚。

                                                                                          资料图来源天眼查数据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