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绘股份对老赖拆借资金达5000多万,预计一季度收入下滑三成
财经参考 王东升 2020-04-01

3月25日,南京市测绘勘察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测绘股份”)进行了新股发行申购,公司此次募得资金4.58亿元,较计划募资4.03亿元超募了0.55亿元,此次募集资金中,8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2017-2019年,测绘股份每年都进行了分红,且分别以500万元、1600万元和1900万元逐年递增,三年共瓜分了4000万利润,同时,公司2017年还斥资5000万元用于理财。

财经参考注意到,测绘股份实控人卢祖飞夫妇主要经营着房地产业务,公司自然在房地产投资中不能缺席,2019年末,测绘股份固定资产中60%以上约1.34亿元为房屋建筑物,而投资性房地产的资金达8,564.74万元。更令人费解的是,测绘股份还向多家失信公司拆借资金达5,797.50万元,而这全部成为坏账准备被计提。

半路介入的卢祖飞夫妇分享13亿上市财富盛宴,“代言人”李宏楠身份不一般

测绘股份此次上市最大受益者无疑便是卢祖飞、江红涛夫妇。招股书披露,卢祖飞夫妇通过南京高投持有公司39,599,096股,持股比例为66%,为公司额实际控制人。

按照测绘股份此次发行价为每股22.88元,卢祖飞夫妇所持股份上市开盘时,其财富便暴增至9.06亿元,而按照上市当天44%的涨幅,其财富在上市首日便可增加13.05亿元。

财经参考发现,测绘股份并非卢祖飞夫妇所创,其前身为南京市测绘院,设立于1984年8月,企业性质为全民所有制企业,后更名为南京市测绘研究院、南京市测绘勘察研究院。

2003年,为贯彻中央、国务院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南京市测绘勘察研究院实行了改制。2004年1月,测绘勘察研究院改制为南京市测绘勘察研究院有限公司(简称测绘有限,公司前身),注册资本1,748万元,31名自然人股东持股59.96%,工会(代持股会,共为208名自然人股东代持)持股40.04%。

此次改制方案为通过将国有产权(剥离各项提留费用)中的净资产整体折让优惠 40%出售给进入新设有限公司的全体原单位职工,其中,原单位管理层出资349.6万元,占20%;骨干层出资699.2万元,占40%;普通职工组成的持股会出资 699.2万元,占40%。

但时隔10年后,工会代持股却引发了股权纠纷。2014年,王逸仙、宗珊华、夏明、方丽、刘少波五名人员起诉测绘有限工会,主张其仍应享有持股会出资。

就在发生纠纷的前一年,2013年1月,卢祖飞以其控制的南京高投介入测绘有限。招股书显示,2012年12月,自然人股东及持股会会员将合计35,142,824.4元出资额转让给李宏楠,转让价格为6.5元/出资额。实际上,李宏楠是代卢祖飞控制的企业南京高投持有,此次,卢祖飞取得了测绘有限的控制权。三年后,为了缩减股东,卢祖飞又通过南京高投收购持股会39名会员持有的430,418.83元出资额。

卢祖飞半路介入测绘股份后,并没有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直至2017年11月,才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而此前一直交由为其代持的李宏楠打理,测绘股份董事长为李宏楠。

在房地产侵淫多年的实控人卢祖飞可谓分身乏术,除控制测绘股份外,还掌控着70多家企业,主要涉及地产物业、机床设备及文体业务,根据其履历来看,也并无测绘行业相关的专业和经验,这或许是其让并未股份的李宏楠参与测绘股份的原因。

另外,或与李宏楠身居与公司业务相关的要职有关。其履历显示,李宏楠于1989年1月至2005年12月,历任南京市规划局科长、副处长、处长、主任等职务,2006年1月至2018年12月,其在卢祖飞控制的南京金基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任总经理一职,同时,李宏楠至今还担任南京市人大常委会环境资源城乡建设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凭借其在规划局,环境资源城乡建设委多年关系的经营,或在忽明忽暗中为测绘股份提供了不少“便利”。

上市前瘦身扔“包袱”,业绩存下滑风险

报告期内,测绘股份的业绩一直呈现增长。2017-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9,358.56万元,47,508.56万元和51,264.51万元,2018年、2019年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20.71%、7.91%,同期净利润分别为6,642.75万元、8,113.27万元和8,793.33万元,2018年、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2.14%、7.73%,2019年增速出现了显著放缓。

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度,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4.44%、42.38%以及40.24%,毛利率逐年下降。

但公司在费用控制这块,表现了高超的财技。在报告期营收出现增长的同时,期间费用几无增加,甚至2019年销售费用、财务费用还较2018年出现了下降。其销售费用率分别为4.22%、4.44%和4.09%,呈现先升后降,而同期同行均值分别为3.8%、4.8%和5.52%,稳步上升;公司管理费用率分别为10.15%、8.39%和7.91%,逐年下降,而同行却分别以8.85%、11.89%和14.82%逐年上升。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同时,公司董事长卢祖飞、董事李宏楠2019年年薪4万更是引来了非议。

另外,报告期内,测绘股份大幅瘦身,转让或注销了6家公司。2017年3月,测绘股份转让了合营公司日本小角其持有的全部股权;2017年11月,注销了10年前被吊销的南京先启;2018年2月、3月分别注销了金脉监理、金脉数字;2018年9月,清仓了其持有北京国测的40%的股权;2018年12月,注销了2013年6月被吊销的开元能源;上述被处理的公司中,无南京先启未实际经营外,其他全部处于亏损的状态,公司及时清理了这些“拖油瓶”,为其财报增色不少。

令人担忧的是,伴随着公司营业收入的增长,测绘股份的应收账款也水涨船高。2017-2019年,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约为2.28亿、2.73亿元和3.19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57%、59.59%和64.68%,占比相对较高。2018年、2019年的增速分别为19.74%、16.85%,年均复合增长率大于营收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不断攀升的应收而使公司面临更多的坏账。截至2019年末,公司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为6,298.06万元;同时,公司还存在其他的计提坏账准备,2019年,其他的计提坏账准备为3,267.00万元,共9,565.06万元,大于同期净利。

财经参考发现,其他的计提坏账全部来自于公司对外的拆借资金。招股书显示,2017年末,公司向江苏汇康贸易集团有限公司、西藏鼎源矿业开发有限公司、徐州卓鑫煤炭销售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南京钟山岩土工程有限公司四家公司拆借资金达5,797.50万元。

据天眼查显示,江苏汇康贸易存在200多起诉讼,46次被强制执行,失信信息达24次,2014年就已成为老赖,公司目前已破产。西藏鼎源矿业也因拖欠货款被起诉达十几次,该公司失信信息2次,存在1次限制消费,公司的汽车等资产被法院拍卖。徐州卓鑫煤炭销售运输2013年就成为了老赖,被法院强制执行3次,2次失信。南京钟山岩土被行政处罚9次,3次涉及环保违规,2次被法院强制执行。

招股书显示,江苏汇康贸易集团有限公司借款2,497.50万元由于其破产全部核销为坏账,而其他三家账龄超过了5年,也被计提坏账准备。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即公司对外拆借的5,797.50万元全部面临无法收回的风险,是什么让测绘股份铤而走险,对上述公司拆借的背景、原因及是否与公司存在关联?招股书却未解释说明。

财经参考注意到,测绘股份囿于江苏南京,目前公司业务主要集中在江苏地区,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公司来自于江苏省南京地区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6,946.89万元、32,445.20万元和36,656.80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1.64%、71.00%和74.26%,占江苏地区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85.85%、92.90%和89.09%。

随着该地区的业务逐渐饱和,公司或遇到上升的瓶颈,实际上,这种区域局限性已有所体现。报告期内,公司新签合同、订单数量分别为10,249个、9,012个和9,155个,而2019年,公司三大主营业务收入中,除了工程测勘技术服务收入增长外,地理信息系统集成与服务、测绘服务收入均出现了下滑。

更令人堪忧的是,基于2020年已实现经营业绩、在手订单等情况,公司预计2020年1-3月,可实现营业收入为7,100.00万元至7,200.00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27.78%至28.78% ;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50.00万元至 1,140.00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5.39%至22.0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 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90.0万元1,090.0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9.07%至26.49%,那么,公司已在2019年业绩放缓的前提下,或存在上市后业绩下滑的风险。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