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先导科创板IPO:2400余万营收来源不明,八成以上收入依靠美国市场
财经参考 王东升 欧阳雪 2020-03-30

     在国内形势出现根本性好转情况下,新冠肺炎病毒却在海外肆虐。面对全球疫情的不断加重,正在冲刺科创板上市的成都先导忧心忡忡。这家从事CRO药物发现的企业九成以上收入来自于海外,其中,八成以上收入依赖美国市场。

财经参考发现,近年来,成都先导业绩增长显著,但公司收入却存在虚增嫌疑,财务勾稽中,2000多万收入既未在收到的现金流,又未在债权中的应收中体现。

值得一提的是,DEL技术,这一为公司创造经济效益的看家本领,却被同行龙头企业免费提供给客户使用,成都先导的经营和盈利模式将面临来自于竞争对手的强力冲击。

创始人神秘消失,昔日好友诡异退出

据了解,先导有限(公司前身)由蒲丰年及 JIN LI(李进)所创。

2011年4月18日,JIN LI(李进)与蒲丰年签署了《创立HitGen的合作协议》,双方约定:JIN LI(李进)拟回国创业并成立 HitGen(即先导有限),邀请蒲丰年作为公司的主要创始股东之一加盟HitGen;针对初始股权的分配比例,JIN LI(李进)拥有HitGen65%的股权,蒲丰年拥有HitGen35%的股权。

2012年2月1日,JIN LI(李进)与蒲丰年又签署了《创立HitGen的合作协议之补充协议》,双方约定:将JIN LI(李进)的股权比例由65%增加至66.66%,将蒲丰年的股权比例由35%减少至33.34%。

蒲丰年还作为首席运营官在JIN LI(李进)正式回国之前,为创业项目寻找天使投资,寻求政策支持,并实现创业公司的落地,不久便引入华川集团。

招股书显示,2012年2月22日,华川集团与蒲丰年共同出资设立先导有限。2012年3月及2012年6月,蒲丰年及JIN LI(李进)分别以其共有的“先 导化合物研发平台专有技术”(评估价值为900万美元,蒲丰年及JIN LI(李进)分别享有专有技术评估值的21.63%和78.37%)向先导有限出资,分别取得先导有限新增的12,437,270元及45,062,830元注册资本。2012年6月,华川集团以货币资金认缴先导有限新增的15,972,250元注册资本,并分两期分别于2012年6月和2013年6 月完成实缴,此后,又引进了其他投资者并进行了增资和股转。

可好景不长,2015年6月,蒲丰年便匆匆退出。将其拥有成都先导的全部股权(占19.06%)股权分别转让给与钧天投资(占比9.53%)、东方佳钰(占比9.53%)转让价均为1826万元。

保荐机构及律师中介机构对蒲丰年进行访谈时,蒲丰年就其退出提出了异议。两次访谈,均未取得蒲丰年签署的访谈记录。

公开资料显示,公司原创始人蒲丰年与公司现实际控制人JIN LI(李进)是四川大学的校友,蒲丰年为了这个创业项目,辞去了原来的CEO职务,与李进一起开始了创业征程,两人创业的故事一度传为美谈,但如今已物是人非,蒲丰年的退出在招股书中也未披露其原因。

业绩涉嫌“注水”,经营和盈利模式或被改变

资料显示,成都先导主营业务是利用DEL技术提供药物早期发现阶段的研发服务以及新药研发项目转让。具体业务包括:DEL筛选服务、DEL库定制服务、化学合成服务、新药研发项目转让等;其营业收入全部来自于主营业务收入,报告期内,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5,321.87万元、15,119.6万元和26,419.69万元,2018年、2019年增幅较大,公司在2019年除传统主营项目上增长外,其产权转让费、信息和筛选方法使用费为其增色不少。

但这营收快速增长的背后是否靠谱?财经参考深入分析该公司招股书披露的相关财务数据,可以发现该公司2018年、2019年营收,若从财务勾稽角度分析,不排除有虚增的嫌疑。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根据财务勾稽原理,营业收入(含税)在财务报表之中必然有相应的现金流量和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新增额与之相匹配,双方数据应大致相同,如存在较大差异,则营业收入或存在“注水”,为了上市粉饰业绩。

2018年为例,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5,119.6万元,按照其适用6%增值税税率来算,其含税收入为16,026.78万元。

据成都先导的现金流量表中显示,2018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3,791.66万元,可这并不是同期营业收入的现金流入,还需剔除预收款项的影响。2018年末,公司预收款项的余额为3,839.79万元,相比2017年期末(即2018年期初)余额的3,079.84万元增加了759.95万元。因此,2018年剔除预收款项影响的现金实际流入了13,031.71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2018年含税营业收入和实际流入的现金流量勾稽,可发现还有约2,995.07万元的含税收入并没有收到现金,从财务勾稽角度看,这将在资产负债表中新增债权中体现,即当年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中体现。

由于公司没有单独披露应收票据及相应的数据,则可能存在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一起纳入到应收账款里面,成都先导资产负债表显示,2018年末,公司的应收账款的金额是2,494.62万元,较期初(即2017年末)的320.68万元,增加了2,173.94万元,则2018年当年产生的应收为2,173.94万元。而这与上述中并未收到现金的2,995.07万元相比,少了821.13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换言之,成都先导2018年821.13万元的含税收入既未在收到的现金中体现,也未在债权的应收中体现,这意味着该年度可能821.13万元的含税收入存在虚增。

同样的逻辑,2017年、2019年该公司分别有237.43万元、1,514.59万元的含税收入,既未在收到的现金中体现,也未在债权的应收中体现,即涉嫌虚增。三年下来,扣除6%的税率后,成都先导营收中达2,418.76万元的收入来源不明。

相关资料显示,DEL技术正是近年新兴的小分子药物筛选技术之一,该技术自1992年被提出后,逐渐走向工业界,并受到各大跨国药企的青睐。

2018年12月和2019年9月,药明康德分别推出了针对学术研究机构和全球医药企业客户的DELopen平台以及DELight平台。其中DELopen属于DNA编码化合物库技术的开放性平台,DEL库的拥有方和具有药物筛选需求的学术研究机构可在该平台上沟通合作,用户可申请免费DEL化合物库试剂盒用于学术研究。DELight服务的用户可获得一个内含80多亿个DNA编码小分子化合物的DEL 试剂盒,并可根据使用手册自助完成靶点亲和筛选实验,药明康德完成后续的实验和分析后,用户可根据报告结果决定是否开展后续研究。

药明康德推出的上述 DNA编码化合物库技术开放,以发放试剂盒的形式由客户自行筛选,降低了DEL技术的使用门槛,有利于DEL技术的推广普及,对于客户而言所需花费的整体成本较低。

报告期内,成都先导并未采用类似药明康德的DEL技术开放的业务推广策略和商业模式。一方面,随着药明康德DEL相关业务的推广和扩大,未来可能与公司形成价格和市场竞争,进而导致公司DEL业务毛利率下降或市场拓展难度加大;另一方面,若药明康德持续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迅速提升其DEL库规模及质量,并继续保持其DEL开放的商业模式,且该模式成为DEL行业的主流商业模式,则可能对成都先导现有以定制化服务为主的经营模式形成冲击和不利影响。

政府补助为利润增色不少,业绩受海外疫情冲击大

财务数据显示,2017-2019年,成都先导的净利润分别为-2,308.07万元、4,496.05万元和12,026.61万元,表面上看,增长迅速。

但是,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度,公司收到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012.27万元、1,930.46万元和 5,423.80万元,2018年度及2019年度公司计入损益政府补助占当期净利润比例分别为42.94%和45.10%;报告期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3,115.04万元、3,163.17万元和7,422.67万元,三年累计利润仅有7,470.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11月30日,成都先导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累计未分配利润为-5,273.74 万元,即至2019年末,公司可分配的利润仅有2000余万。而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司2020年营收下滑30%-40%。

公司预计2020年1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000万元至3,600万元,2019年 1季度营业收入5,075.30万元,同比下降29.07%至40.89%;预计2020年1季度净亏损500万元至1,000万元,而公司2019年1季度净利润4,442.33万元;预计2020年1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600万元至-1,100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截至2月20日,成都先导虽已基本复工(复工率90%),但报告期内各期,公司超过90%的收入均来自于海外,而来自美国地区的收入比例均超过80%,属于技术服务出口型企业。同时,公司部分原材料来自于欧美进口,从美国进口的主要是DNA测序试剂盒,属于公司主营业务开展所必备的实验耗材。在国内疫情形势得到全面好转时,以美国、意大利等欧美国家的海外疫情却呈现大幅蔓延趋势。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截至29日,世卫组织发布新冠肺炎疫情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638146例,美国确诊病例13万例,已成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

3月26日,民航局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以民航局3月12日官网发布的“国际航班信息发布(第5期)”为基准,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面对物流运输实行管制,成都先导产品如何进入其赖以生存的海外尤其是美国市场?

成都先导对全球疫情蔓延趋势也表示担忧并声称,“如境外疫情持续加剧,公司将与合作伙伴共同探讨应对措施,以适应新形势。”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