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斯达多处数据存疑,财务真实性几何?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20-01-03

2019年7月8日,中国证监会对5家拟IPO企业的造假进行了查处,5家公司均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其中,嘉兴斯达被发现,在申请IPO的过程中,“存在少计财务费用、政府补助收益确认不准确、未充分披露2015年对个别客户放宽信用政策以扩大销售对当期经营业绩的影响等问题”。

不过,在2019年11月21日的发审委上,嘉兴斯达却依然通过了首发申请。但财经参考翻阅公司多版招股书及相关资料却发现,嘉兴斯达在信息披露中多处数据难于说通,出现相互抵触,前后矛盾的情形。

前后矛盾的财务数据

嘉兴斯达2018年10月发布的首版招股说明书中,披露2016年、2017年销售收入金额分别为30,624.5万元、44,863.33万元,但是公司在2019年10月发布的最新版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2016、2017年销售收入金额却只有30,066.38万元、43,798.24万元,与2018年版招股说明书披露数据相差较大,差额分别为558.12万元、1,065.09万元。

客观来说,针对具体业务的收入确认,在两期招股说明书中存在一定差异,但得有一个度,差异金额较小的条件下是可以被容忍的。但问题在于,一、差异额较大。二、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多出来的收入数据,需要找一个对应科目的,要么是当年实际收到的款项、体现在现金流量数据中,要么尚未收到、体现在应收款项当中。这也就意味着,在嘉兴斯达发布的两版招股说明书中,针对当年的销售商品现金流入金额以及应收款项余额也应当存在一定差异,且差异金额与两版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差异金额应当匹配。

然而,对比嘉兴斯达发布的两版招股说明书,却发现差异更大,并不匹配。以两次披露2017年数据为例,两次披露2017年资产负债表中的应收票据与应收账款科目完全一致,均为19,788.9万元;但2018版招股书显示,2017年现金流量表中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科目发生额44,940.9万元,2019年版招股书则披露为41,234.22万元,相差3,706.68万元;这与两版招股书针对2017年度营业收入披露之间的1,065.09万元左右的差异金额明显是无法匹配的。

同样,两次披露2016年的应收票据与应收账款的科目完全一致,均为18,016.68万元;而2018版招股书披露2016年现金流量表中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科目发生额30,747.02万元,2019年版招股书则披露为28,043.19万元,相差2,703.83万元;这与两版招股书针对2016年度营业收入披露之间的558.12万元左右的差异金额明显是无法匹配的。

故而,嘉兴斯达在两版招股书中针对营业收入存在差异的数据披露,是无法从相应的现金流量、赊销金额数据中找到合理的印证,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其披露财务数据的真实性。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产销率或掺假

财经参考发现,嘉兴斯达存在产品结构单一的风险。公司主要产品为IGBT模块,IGBT模块分为1200VIGBT模块和其他电压IGBT模块,公司95%以上的销售收入分别来自于IGBT模块销售收入,报告期内,IGBT模块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9,451.82万元、43,059.08万元、66,066.97万元和35,930.5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8.12%、98.55%、98.4%和98.52%,占总的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7.96%、98.31%、97.82%和98.05%。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2019年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司IGBT模块产品产量为162万个、272万个和399万个,三年合计产量为833万个,同期销量分别为181万个、263万个和378万个,三年合计销量为822万个,2016-2018年,公司的产销率分别为:112%、97%和95%。通过三年的产量与销量之间的差异,可以得出,即截至2018年末,公司IGBT模块剩余库存为11万个。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据嘉兴斯达2019年招股书披露,2018年,公司IGBT模块产品平均单价为174.68元,按库存11万个计算,则公司IGBT模块存货-库存商品价值为1,921.48万元,按照各种产品存货与所占销售比例对等,结合2018年IGBT模块销售收入所占整个销售收入比例的97.82%来看,2018年整个存货-库存商品价值应为1,964.3万元,但招股书披露的库存商品价值为5,635.77万元,差异额为3,671.47万元,相差较大。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客户、供应商悬疑

2018版招股书披露,Vishay Intertechnology(以下简称:“Vishay”公司,中文名称“威世公司”)为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之一,2015-2017年,嘉兴斯达向其销售收入分别为:1,433.51万元、1,337.42万元和1,972万元,占比分别为:5.67%、4.37%和4.4%。同时,威世公司还是公司的供应商,或由于采购规模不大,并未出现在公司的前五供应商之列。

在嘉兴斯达上市的反馈意见中,监管层就要求公司补充说明Vishay Intertechnology作为公司客户同时又为供应商的具体情况,发生原因及合理性。但嘉兴斯达2019版的招股书却将Vishay 公司抹去,在2016、2017年的前五客户名单中隐秘的消失了,更未说明其另一供应商身份。

财经参考通过参阅资料发现,Vishay公司是美国和欧洲地区最大的无源器件制造商,也是著名的分立半导体器件和IC制造商。威世通过收购许多著名品牌的的分立电子元件的厂商促进了公司发展,例如:达勒(Dale)、思芬尼Sfernice)、迪劳瑞(Draloric)、思碧(Sprague)、威趋蒙(Vitramon)、硅尼克斯(Siliconix)、通用半导体(General Semiconductor)、BC元件(BCcomponents)、贝士拉革(Beyschlag)、国际整流器(International Rectifier)的某些分立半导体与模块。

需注意的是,国际整流器是公司的竞争对手,也曾是公司第10大股东、副总经理汤艺的雇主。公开资料显示,Vishay公司收购国际整流器的时间为2006年5月,正好发生在汤艺的任职期内(如下资料,来自于招股书)。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同时,招股书显示,Infineon TechnologyAG (中文名称“英飞凌公司”)为公司前五供应商,2015-2019年6月,嘉兴斯达均向其采购芯片,金额分别为4,423.67万元、3,672.05万元、6,926.97万元、7,988.17万元和4,328.8万元,占比分别为24.2%、20.25%、20.74%、16.63%和15.14%。

资料显示,英飞凌科技公司的前身是西门子集团的半导体部门,于1999年独立,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是全球领先的半导体公司之一。英飞凌科技公司作为行业龙头,是IGBT技术领导者,根据IHSMarkit2018 年报告,2017年全球市场占有率为22.40%,对于低电压、中电压和高电压IGBT 领域,英飞凌均占据领先地位。

同时,作为竞争对手的英飞凌还曾是嘉兴斯达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沈华的雇主,沈华曾在英飞凌担任高级研发工程师一职。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财经参考注意到,公司实控人沈华、胡畏夫妇及汤艺均已加入美国国籍。在公司上市的反馈意见中,监管层还就上述两人曾任职于英飞凌、美国国际整流器公司等竞争对手是否存在或违背竞业禁止协议要求说明,但招股书称不存在竞业禁止协议。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